????纸短婚长最新章节
????祁风这话倒也不过分,简追并没有什么意见,只不过……
????“就我刚和薛吵那一趟,连你都听说了。我现在再回避,意义好像也不大了吧……”简追说。
????祁风想了想,就笑得有些无奈,他摸了摸鼻子,“也是。哎不是我说,你以前分明挺低调的啊,怎么忽然就转了性呢……”
????“大概是长大了。”简追回答得丝毫不惭愧。
????祁风龇了龇牙,“你这意思,你以前还是个宝宝是吧?”
????薄扬在一旁附和道,“谁还不是个宝宝呢。”
????简追和祁风挺久没见了,也就打算找个地方叙旧,这汤池倒不算是个适合叙旧的地方。
????“没事儿,我先陪你们泡吧。完了再去我那儿聊会儿,我带了几支不错的酒回来,你们正好尝尝……”祁风说着,歪头看着林洵,“小孩儿成年了没?”
????“还没呢,别做小孩儿的打算了。”薄扬挡了挡林洵。
????“看来也是个惧内的。”祁风调侃薄扬,“这么护着小舅子,是怕被老婆骂吧?看不出来啊,薄总好歹算是凶名在外……”
????“哎不是,我还凶名在外了?”薄扬有些无奈。
????祁风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,“不要混淆重点。”
????薄扬顿了顿,轻叹道,“行吧我是怕被老婆骂,但那不叫惧内吧,怎么不得说是心疼老婆啊?”
????“你还挺能给自己找补。”祁风乐呵呵的,领着他们去泡汤池,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,他熟。
????还特意叫服务员换了新的药包过来,篮球那么大一布包的菊花,被汤池里的热水这么一冲泡,清香四溢。
????感觉就是整个人被泡进了冒着热气儿的菊花茶里,简直了。
????就是颜色有点不美好。
????“这颜色真是……”薄扬看了一眼这菊花池里水的颜色,黄澄澄的。
????怎么说呢……
????“像尿。”林洵这种情商低的,不得不说,就是耿直boy本人了。
????“咳咳!”祁风差点呛着,完了就笑得很大声,“你们还能不能好了?”
????简追也一脸尴尬,就完全没法直视这一池子菊花茶了,他们只能灰溜溜换到其他池子里,玫瑰池,香得太过了……
????于是最终他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,酒池。
????林溪和姚嘉云起床喝完粥来公共区找他们的时候,他们还在酒池呢。倒也不是一直泡着的,泡一会儿,就到一旁发热的石板床上趴一会儿,来回摊饼似的翻翻面,过会儿又再下池子里。
????冰豆花和小酒喝着,温泉蛋吃着。人生得意须尽欢……
????总之,林溪和姚嘉云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一个个红扑扑的。
????在肤色上,无论是简追还是薄扬,又或者是林洵,那都是很不man的,什么健康的小麦色?不存在的,一个个都白得发光,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的那种白。
????夏天时还能沾一沾大太阳强紫外线的光,这一到冬天,捂个十天半个月,衣服一剥,那就是白斩鸡本鸡无疑了。毫无办法。
????热水一泡,热气一蒸,就红扑扑的,跟螃蟹似的一蒸就熟了似的。
????“你们这是泡多久了……?”姚嘉云看着三只红螃蟹,表情有些一言难尽。
????她没注意祁风,只以为是其他顾客呢。
????但简追和薄扬都躺在暖呼呼的石板床上眼睛闭着,满脸舒适像是已经睡过去了的样子,林洵也差不了多少,趴在池子边眼睛早就闭上了。
????祁风说,“有一会儿了,泡一泡又上去热石床上趴一趴翻一翻,你们要是再晚点过来,我估摸着他们也快腌入味了。”
????姚嘉云和林溪还有些诧异这位主动回答她们的,但听到这话里的内容,她俩赶紧凑到石床边。
????果不其然,酒香扑鼻,是快入味了。
????林溪:“……”
????姚嘉云:“……”
????她俩对视了一眼,林溪抬起手来噼里啪啦在薄扬背上拍了一通。
????“哎哎哎……我醒了醒了醒了!”薄扬迅速回魂,捉住了林溪的手。
????简追就比较聪明了,听到这动静,都不用等姚嘉云如法炮制,他就已经一咕噜坐直了身子,“云云。”
????他一把将姚嘉云捞进了怀里来。
????姚嘉云和林溪闻着他俩身上的酒味,就觉得好像有哪儿不太对劲儿。
????林溪走到池子边,撩了撩酒池里的水,米酒味儿……
????再闻闻小洵身上,米酒味儿。
????再闻闻薄扬身上,除了米酒味儿之外,明明还有其他的酒味儿,是红酒还是什么……
????祁风见她这里嗅嗅那里嗅嗅的样子,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,“闻出什么来了?闻出是什么年份的红酒没?”
????“果然是喝酒了吧?”一听到祁风这话,林溪就很有些无奈了。而且不难听出祁风是认识他们的,不定酒都是一起喝的呢。
????“喝了些。”祁风点了点头,“放心,小孩儿没怎么喝,就舔了一口。”
????林溪:“……”
????她转头看向小洵,“几口?”
????林洵比出三根手指,“三口吧。”
????薄扬伸手拍拍林溪的肩膀,然后拍了拍石床,“你过来躺躺,可舒服了。”
????林溪懒得理他,姚嘉云也懒得理简追,就让他们继续在这瘫着,她俩则是去体验其他花样的汤池去了。
????薄扬和简追躺在热石床上,酒意被蒸着,又昏昏欲睡起来。
????都快睡着的时候,林溪和姚嘉云那边的动静隐隐约约传了过来。
????原本还昏昏欲睡的两人,顿时清醒了。薄扬和简追对视了一眼,就都站起身来,祁风也从池子里起来了,马上裹上了浴袍,转头就问简追,“哎你媳妇儿和程芊芊互相不认识吧?别是碰上了。”
????简追眉头皱着,她俩互相认识不认识,他还真不知道。
????但女人有时候……就是聪明得让人难以想象。
????该知道的知道,不该知道的也知道,而且有时候明明知道了还会装不知道……
????“过去看看。”简追一边说一边裹上了浴袍。
????薄扬早已经裹好了,三人就朝着动静传来的方向而去。
????是在玫瑰池那边。
????的确是碰上了,但……姚嘉云和林溪似乎并没有吃亏。关键时刻,姚嘉云的战斗力其实是相当靠谱的。不仅嘴皮子利索,嗯……身手也很敏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