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绝品都市医圣最新章节
????不管是谁,在这个时候碰到谭龙这样的一个角色,那真的是一点招都没有,油盐不进,软硬不吃。
????这要是放倒别人身上,凭借老万的身份,别说是打电话了,只要是知道张申和老万的关系,那都不用打招呼就会帮着从轻处理了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????可是,谭龙就不是,他就是一根筋,他就是想要把张申他们这背后涉及巨大利益的违法犯罪的团伙,一网打尽,还越湖市一个朗朗晴天,这样的话,谭龙才认为自己对得起穿了二十多年的这身警服,才能对得起人民群众对于自己的信任,才能对得起自己当初进入公安队伍发下的入警誓言。
????“那怎么办啊,老李没有其他的关系了吗?”褚宇飞听到张申的话,顿时有点头疼的,撮着牙花子蛋疼的问道。
????“找了一个不是关系的关系,具体的老李也不清楚,只是知道对方是魔都的,并且是体制内的,现在应该是退休赋闲在家呢,曾经做过谭龙党校培训时候的导师,并且和谭龙的关系还挺好。对方说话的分量比老万还要重一些,老李的意思是让我去魔都找找这个关系,看看能不能从他那找个突破点,把谭龙这个又臭又硬的石头给打破了!”张申此时淡然的说着。
????躲在这里一直不出去,是绝对不行的,首先不说他自己就受不了这种类似软禁的方式,失去了自由,那还活下去有个什么意思啊!
????其次,现在他要是彻底不出面的话,那么龙湖集团的局面也可想而知了,一个犯罪分子的集团,还值得让去继续扶持,还能让它继续前进下去吗?
????所以,短时间张申可以躲在这里,但是要是一直躲在这里绝对不行的。
????“魔都?”
????“没错,我打算去找找这个关系试试!而且刚才老李电话里面跟我说了一个事情,他说自己手里现在有一个人,可以随时帮我顶替所有的罪名,甚至替我去死,到时候只要是咱们给点钱就行,其他的不用操心,而且最重要的是,这个人进去之后,就不会乱说,绝对安全!”张申看着褚宇飞说道。
????“卧槽?老李这个人不简单啊,都已经退下来了,手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亡命徒呢!”
????“废话,能够成为一个首府市一把的人,有哪个是简单的。如果老李不是因为李治的去世,他何至于现在这个年纪就赋闲在家,早早地退了下来。他日后的终点,多了不敢说,弄个副部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张申说道。
????“那倒是,这一辈子奋斗就是为了他那个儿子,没想到临了临了,竟然就这么的被人杀死了。要我说啊,这人的命,天注定。如果李治不死的话,那么现在他至少也应该是组织部的部长了,到时候过了三十岁以后,直接进入常委,未来未必没有机会接受他爹的位置,成为越湖的一把,那时候,老李家可就是牛逼大发了,一门两个市委一把。”褚宇飞并不是很清楚李治到底是怎么死的,所以才会这么说。
????“呵呵!”张申听完褚宇飞的话,呵呵一笑,没有发表意见,反而是开口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经历这一次的事情,我也看出来老李对我的态度了。只要是我不死,未来老李养老送终的事情,我就全包了。”
????“恩,这事要是我碰上了,那我也得这么干。人家对你仁至义尽,那你也得做到那个份上。对了,那这件事情你让谁去办啊,苏雯啊?”褚宇飞问道。
????“不让苏雯去,苏雯本身的根据地是在越湖,到了魔都,他基本上就是两眼一抹黑,去不去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。这件事情我打算让野云去,她是魔都本地人,而且家里的关系也一直都是在上流社会,这件事情她去办的话,可能会比你我以及苏雯来的更快一些,也更靠谱一些。”张申想了一下,才开口决定道。
????“也是,弟妹的能力也有,家族关系也够硬,确实由她来办这件事情更靠谱一些,那什么,那我这回用不用派个人去暗中保护一下子,我害怕对伙趁着这个机会下暗手啊!”褚宇飞赞叹完姜野云之后,有开口询问道。
????“一明一暗,派两个人去,出了这个事情,此时不得不防,以后咱们的人,不管是出去干什么,一切都要小心一点,在这个关键时刻,正是对方开始出招的时候。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,只要是能够圈到我的话,我估计伍飞做梦都得笑醒了。”张申说道。
????“对了,我有个主意,只是有点…唉,算了,不说了,太危险了!”褚宇飞听完张申的话,突然之间眼珠子一转有了一个主意,但是一想到这个主意,看了一眼张申之后,顿时就止住了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????“什么玩意就太危险了,你跟我能不能别说一半留一半,有什么话你就跟我敞开了说,我能答应的就会答应,不能答应的,你就是刀架我脖子我也不会答应的。”张申听到褚宇飞的话,一脸无语的说道。
????“你看,是这样啊,你现在是一个变数,如果被对方抓住的话……”
????随后,两个人就在屋里嘀嘀咕咕的,阴阴损损的开始算计起来,这一算计就是到了晚上,一个让人知道的话,就会惊愕许久的计划出现了。
????晚上褚宇飞没有在这里睡觉,反而是留下张申自己在这里休息,同时留下来的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,名字叫贾正科,但是一般大家都管他叫小贾。
????这个孩子穿的不是很好,可以说是有点寒酸至极,就是一件简单的洗的已经发白的半截袖,下面穿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牛仔裤,头发也不是很整齐,像是自己拿着剪子对着镜子剪得。
????等到褚宇飞离开之后,张申先是自己在屋里待着,可是因为心中有事,一直睡不着,这时候就想着喝点酒,但是干喝的话,也喝不下去,就想着下楼找点吃的,对付一个下酒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