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湖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给暴君当药引 > 正文 146、第147章
????给暴君当药引最新章节
????第147章
????“殿下万安……”素星、素河和一并宫人跪地行礼。
????卫瞻扛着霍澜音大步经过,脸色很臭。
????素星和素河默默起身,好奇地望向卫瞻扛着霍澜音离开的背影,她们两个对视一眼,皆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意外。
????卫瞻把霍澜音扔到了床上。
????霍澜音一边向后退,一边一手扶着后腰一手捂着肚子,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轻一点,会伤到小皇孙的!”
????卫瞻动作粗鲁地扯下她的鞋子扔到一旁,拽住她的脚踝将她拉过来,捏着她的下巴,又好气又好笑,道:“小皇孙?孤已经多久没碰你了,哪来的小皇孙?莫不是怀了个哪吒?”
????霍澜音弯着眼睛笑,将手攀在卫瞻的肩,勾住他的脖子,凑过去,软湿的唇若有似无地蹭过卫瞻的脸侧和颈侧,吐气如兰,她特有的清香拂过卫瞻的耳畔。
????卫瞻顿时整个人炸开,酥酥麻麻,如蚁啃噬,寸厘不放。
????他垂目去看霍澜音,只看得见她长长的眼睫,还有眼睫在她皙白脸颊上投下的两道月影。
????她已许久不曾这样主动勾引他。上次这般主动勾引他已不知是何年月。
????他用力去捏她的下巴,抬起她的脸,想要看她的眼睛,想要从她的这双眼睛将她看透。
????若说她以前的勾引都是别有用心,重逢后的躲闪不愿又是真实存在,那她今日这般举动又算什么?
????卫瞻下意识地想要去确定眼见可为实?时至今日,他尚且无法百分百分辨霍澜音的真心与假意。
????霍澜音稍微向后退开一些,略偏着头,去摘发间的一长一短两支步摇。
????她被卫瞻扛起时,盘发已有些乱,步摇垂下的珠串勾了她的发丝,使她一时没能将步摇摘下来。
????卫瞻抬手,将她发间的两支步摇和一支素簪摘了,随手一扔,问:“为什么不戴送你的凤簪,或者那支石榴石步摇?”
????霍澜音拆了盘发,青丝如瀑洒落。她身子微微后仰,双手撑在床榻上,眸色生姿,娇笑着不答反问:“殿下怕了?”
????“怕什么?”卫瞻眯起眼睛。
????霍澜音拾起落在床边的青玉素簪,漫不经心地挑着胸口的系带。衣带挑开,本就宽松的上襦立刻松垮着。裹在胸口的裙沿亦松,有了令人觊觎的缝隙,引人入深渊。
????霍澜音用青玉素簪雕着芍药的那一头,点在卫瞻的胸口,然后缓缓下移,在他身上轻轻画了个圈儿。
????眼睫颤动,她抬起的眼睛里堆着卫瞻今生见过的所有风情。她朱唇轻启,无声摆口型:“胆小鬼。”
????卫瞻喉间滚了滚,用力握住霍澜音的手腕,她吃痛,纤纤素指间的簪子跌落。她用另一只手去捡簪子,又被卫瞻擒了去。卫瞻将她的双手交叠,举过头顶,压在墙壁禁锢着,欺身靠近,紧贴着她。舌尖舔过她的眼睫,他嗤笑一声,低声道:“泥泥,余生那么长,孤有一生来分辨,还有甚可惧怕?”
????霍澜音温柔地笑了。
????他总是这样,经不起她半分的撩拨。
????床幔落下来,隔着光影。金丝玄被从床幔间露出一个角,半垂着。
????“咚咚咚——”
????素河硬着头皮来禀告:“大殿下,皇后娘娘派了苏太医来给霍姑娘把喜脉……”
????轻晃的床幔有片刻的停顿。
????半晌,屋内传来卫瞻的声音:“孤正在给音音亲自诊看。让太医等着罢!”
????“是……”素河不敢再停留,提着裙子快步离开。
????卫瞻刚低下头,霍澜音轻轻勾着他的脖子,软声轻语:“殿下这般受不住诱惑,忍不了勾引,日后可要管住自己,莫要旁人勾勾小手,你就跟了去。”
????她用手指头轻轻点着卫瞻的额头。
????卫瞻夺了她的手,微微用力地去啃咬她的指尖儿,迫切地想要将她的香甜吃进腹中。
????霍澜音蹙眉,软软嗔道:“说话啊你。”
????“闭嘴吧你。”
????“我不……”
????卫瞻只好去堵她的嘴。
????霍澜音眼睛弯弯,喜欢极了卫瞻这般吃瘪又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????苏太医在偏殿里候着。给未来的小皇孙诊脉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儿,他可不敢马虎。
????他等啊等,等啊等,上好的碧螺春饮了三壶,从阳光普照等到暮色四合。
????“这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?”苏太医不由担心起来。如今陛下龙体抱恙,卫瞻身为太子已坐上龙椅代天子理政,距离他登基为帝不过就在眼前。如今东宫还没有太子妃,太子这次从宫外带回来的这个女人,极尽宠爱,若是诞下龙子……
????苏太医正这般想着,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????素河板着脸,压下心里的不自然,客气说话:“太子殿下说霍姑娘只是由于经血不通,竟被宫外的郎中当成了怀有身孕。这样的郎中实属庸才!”
????“啊?”苏太医听得呆了。
????这叫什么事儿啊?皇子皇孙的事情也能这样轻率?他还没来得及张口问出疑问,只听素河继续一本正经地说:“太子殿下还说,民间庸医过多,不能准确为民诊治,实在谋财有害命。若民间医者也能有苏太医的高超医术,不知要造福多少黎明百姓。”
????“殿下谬赞,殿下谬赞啊……”
????“太子殿下还说了,民间庸医实在该管制。若是谋财害命实在该降罪,可若真的是本身能力有限,也是无可奈何。所以,大殿下有意令太医院计划性地开设医堂,为民间郎中传授经验和知识。”
????“这是大好事,臣早有此意!”
????素河点头,道:“太子殿下将此事交给苏太医去办,大人莫要让殿下失望呐!”
????“不敢不敢!”苏太医跪地谢恩,“感谢殿下信任,定不辱使命!”
????“嗯——”素河拉长了音,“时辰也不早了,苏太医回去吧。”
????苏太医走了之后,素河长长舒了口气。她用掌心扶额,稍作喘息,赶忙又转身出去,吩咐宫女仔细轻扫凝露池。太子殿下等下定然是要过去沐浴的……
????月亮慢吞吞地爬上夜幕,繁星一闪一闪地相称。
????卫瞻拿着宽大的棉帕擦去霍澜音身上的水渍,也不打算给她更衣,直接用一件厚斗篷将霍澜音整个身子裹了起来。他的斗篷裹在她身上,连脚趾也漏不出来。
????霍澜音打了个喷嚏。
????“冷?”
????霍澜音摇摇头,将卫瞻垂落在她鼻子前的发丝挪开,懒声说:“头发,痒。”
????卫瞻这才将她抱起来,直接将霍澜音从凝露池抱回了寝殿。
????殿内的熏香飘着淡淡的香味儿,灯火温柔。卫瞻令宫女撤走了熏香,这样寝殿内便就只有霍澜音身上逐渐晕开的淡香。
????夜还未深,霍澜音已经睡着。
????翌日,天还没亮,小宫女轻手轻脚地进了寝殿,服侍卫瞻梳洗更衣。
????卫瞻抬手,噤了声。他回头看了眼榻内酣眠的霍澜音,挥了挥手,将几个小宫女撵出内殿,令她们在外殿候着。
????他起身,将霍澜音身上掀翻的被角整理好。他随意翻了翻昨日霍澜音脱下来的衣服,捡起胭脂红的心衣,捧在鼻前吸了吸,然后用牙齿咬掉了一小块布条,若无其事地塞进荷包里。
????他将剩下的心衣团了团塞进霍澜音搭在枕侧的手中,这才走出寝殿,梳洗过后,不等天亮就去上早朝。
????霍澜音是被饿醒的。她迷迷糊糊坐起来,抬手揉眼睛,手中的心衣飘落。
????她捡起心衣,指腹捻过缺了一角的地方,眉头一点一点揪起来。
????“主子醒了,奴服侍您更衣。”素河进来,将干净的新衣服放在床边。
????主子?这个称呼倒是有些耐人寻味。霍澜音说:“不必了,我自己来。”
????“那奴让宫女准备早膳。”素河起身退出去。她再进来时,霍澜音已经穿好了衣服,坐在床边,揉着后脑。
????素河走过去,跪在床榻前,帮霍澜音穿鞋。
????几个宫女端着洗漱用具走进来,毕恭毕敬地服侍着霍澜音。霍澜音饿得很,纵使宫女挽发的手艺一绝,她还是忍不住在宫女挽发一半的时候,说道:“先不用梳了。”
????梳发宫女一惊,立刻跪地求饶:“奴平时给太子殿下梳发,很久没梳过女子发髻,手法生疏令主子不喜,请主子降罪。”
????霍澜音看向她,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罢了。
????“你起吧。我只是饿了,一会儿再梳。”霍澜音又揉了揉后脑。好像是昨天晚上胡闹的时候不知道磕到哪儿了,有点疼。
????霍澜音吃过早膳,刚在梳妆台前坐下,素星递给一个通体白玉雕的小盒子,毕恭毕敬地说:“这是番邦小国进贡的药,止痛止痒。主子的后脑可需要涂一些?”
????霍澜音讶然。若不是素星这般说,她都没注意到自己揉了两次头。
????“不用了。”霍澜音道。
????对这些宫女,霍澜音不曾挑剔,但也不曾太过和善,一直是疏离的态度。
????不过是见风使舵,虽未必有坏心,倒也没几分真心。她不会因为这些宫女喊她一声“主子”,就真当自己是她们的主子了。至少现在还不是。
????小太监匆匆赶来,立在门口,经宫女传话,素星亲自走到门口去与他说话。
????霍澜音察言观色,注意到虽然这一早上看见了无数宫女,可这东宫管事的宫女恐怕是素星和素河,她不由多看了两眼,记下这两个宫女的脸。
????就连昨日跟她进宫的山河,也只是候在一旁。
????“主子,皇后娘娘召您去一趟栖凤宫。”素星禀告。
????霍澜音蹙了下眉,转瞬舒展开,该来的怎么都会来,没有必要担心、躲避。
????霍澜音乘坐肩舆到了栖凤宫,她扶着山河的手走下去。由着栖凤宫的嬷嬷领进偏殿候着。
????“霍姑娘且等一会儿,娘娘那边有些事。”嬷嬷说道。
????吴吉玉正在偏殿饮茶,瞧见霍澜音进来,意外地愣了一下,然后淡淡收回目光。